/!无广告!

  王大虎听屈惜劝了,应声道:“也好。https://”又向翁玄翕道:“那你就快点在前带路。”

  翁玄翕心下松气之时,还不忘白上王大虎一眼,没好气道:“真是不知好歹。”说着已是在前而行。

  翁玄翕带着王大虎和屈惜二人,行了片刻功夫,竟是来到他的房间,王大虎顿觉诧异,问道:“翁玄翕,你搞什么名堂,这……这里不是你的房间吗?那里还有密室呀?”

  翁玄翕得意一笑,说道:“王大虎,你急什么呀?我既然说有密室,这肯定就是会有的。”说着已是自行柜子旁边,只用手轻轻一拉,柜子后面竟是别有一番天地了。

  王大虎定眼一看,原来这柜子后面,还是另外有处大房间,里面的陈列摆设,似乎比上外面还要好上很多。

  这让他不禁眼前一亮,问道:“翁玄翕,真是想不到了,你这房间还有这等密室?”说着已和屈惜移步而进。

  翁玄翕得意一笑,说道:“实不相瞒,我房间的这个密室,本来是我自己派人来修,就连父亲也不知道,当时也觉得好玩而已,想不到今日还真是用上派场了。”

  王大虎看她一说,说道:“翁玄翕,你是打算让我和惜儿呆在这里了吗?”

  翁玄翕白了王大虎一眼,说道:“怎么,难道这里不好吗?我可告诉你,这个地段除了我之外,别人都不知道,让你留在此处,也可好好的来养伤了。”

  屈惜问道:“那要是玄钰问起来,你又要如何回他?”翁玄翕似乎早有注意,不紧不慢道:“这个你就不要多问,若是玄钰真的问起,那我就说王大虎离开了。”

  王大虎听了翁玄钰的话,顿觉心中喜色难控,叫好道:“如此也是在好不过。”

  翁玄翕冷冷一笑,说道:“你当然觉得好了,呆在我这密室之中,一来能和你的心上人卿卿我我,二来又能趁势养伤,那当然就是在好不过的事情。”

  翁玄翕说到此处,向屈惜蔑看一眼,又来叹声说道:“只不过就是要苦了玄钰了。”这话出口,已是径直向外行去。

  王大虎见她离开,总算是松上口气,却听屈惜道:“你身上有伤,还是快点休息的好。”

  王大虎点了点头,就在屈惜的相扶下,来到床上躺下,笑着说道:“惜儿,若是没有那段灵泉,你我二人呆在此处,那怕一辈子不出去,我这也是心满意足了。”

  屈惜听的面目羞红,低头下去道:“这都到什么时候了,你还有上心思来开上玩笑,真是不知羞了。”

  王大虎一笑而过,说道:“我这好不容易,才能和你相见,就算是不知羞,那也是心甘情愿的。”说着还不忘来拉起她的手。

  屈惜顿觉心中欢悦,控了控情绪,说道:“你知不知道,我的心中有多忧虑你。”声音中明显多了几分愁怅。

  王大虎心有感触,轻轻的松开了她的手,叹声道:“其实我又何曾不是?”

  屈惜听他声音多出不安,又怕他影响身伤,只得笑着劝道:“好了,好了,你也不要多想,现在不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王大虎叶晓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华夏战狼项少龙只为原作者十年笑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年笑并收藏王大虎叶晓丽最新章节